大学校长首先应是学校的管理者
2012-03-23 14:53:00
  • 0
  • 2
  • 15

大学校长应该是大学的管理者

        前段时间,北京晚报在2012年3月6日的教育栏目上,刊登了以正方反方辩论方式进行讨论的,一个有趣而又难决的重要问题:大学校长之“大,”到底应该是在学术上还是在管理上?

       原由是最近清华大学任命了一位48岁的非院士出任校长。于是就引起了有些人对于大学校长的专业化、职业化、非行政化,以及校长从外调入好,还是本校培养好等一些问题的争辩。

        事实上,像这样一个关系我国大学发展的根本性问题,目前只能是见仁见智,无法达到认识一致的。本人尽管已经步入老迈无用之列,但毕竟也是长期工作生活在大学里的一介寒士,所以想以自己的经历和近年来的一些体会,在此对这个话题聊发窥见。纯属老来无事的信笔涂鸦,并无参与讨论之意,只是过过嘴瘾而已。如有不当之处,诚请大家批评赐教。

        我所在的大学远不似清华那样著名和卓越。学校自1951年在北京创建以来,都是由上级主管单位的主要领导兼任校长。我们学校的许多方面,都是无法与清华等国家重点大学相比拟的。学校从建校至“文化大革命”,其间有三位上级单位的主要领导兼任校长,学校实际领导也多由具有相当级别和经历的行政干部担任。

        当时,这些校长们一般都没有职称,也没有我们如今所说的专业。但他们专注于学校的管理,十分尊重和关爱有职称、有专业的知识份子。除去那个时代方针、政策和路线所带来的一些问题外,他们的忠诚和尽职充分证明,这些没有职称和专业的大学校长,都是非常称职的。特别是他们从不利用大学校长的职务,为自己争取教学、职称和学术成果等方面的待遇。因之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至今仍为我们所怀念。

        然而,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我们学校先后从外地调入了三任校长。第一次从外地调入的校长,是一位有正高职称、学有专长的,年近六旬的老者。他来校后立即就使自己成为博士生导师,不仅在自己名下带了一批不太需要自己上课的研究生,署名承担了一些学校的重要课题,而且还在繁忙的学校工作和外出访问、开会之际,曾创下了一年出国十五次的辉煌。

        第二次再从外地调入一位也是有正高职称、却不知有什么专业的,四十多岁的年轻化了的校长。他到校后也是马上就成为博士生导师,在短短的四五年的任职时间里,于紧张繁忙的学校工作、外出开会和出国访问等事务之际,带着一批不用自己上课的博士研究生,署名承担着许多校级、部级的学术研究课题。而且还光荣地当上了全国党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劳动模范。然而,正当这位年富力壮、有正高职称的校长,全身心地的注力于名权财色之时,却不知是什么原因,被上级主管单位从我们学校的校长位置上调离了。

        接下来是,第三次还从外地调来一位书记兼校长。这时我们这代人已经退休几年了,像我这样的许多人至今没有见过他本人,校务繁忙的他也不会与我们有任何接触的,那就不去说他了。后来他只当党委书记,但却从他原单位给我们学校调来一个女副校长。听说,他正在努力想将学校升格为副部级大学。

        如今,我们学校的几位在任校长、副校长,可能人人都是教授,个个都是弟子绕膝、课题缠身的学者。虽说我们对那些曾算是我们学生辈的校长们并不生疏。可是,我总是认为作为大学校长,应该是大学的管理者。他们不一定要有职称、也不一定是博士生导生。他们的职责就是管理好自己的大学。这样的校长一定要尊重和关爱有职称、有专长的知识份子,

        如果作为管理者的校长,与被管理者的知识份子一起去教书,要课时、抢课题、争评教授,那这个大学怎么能管理好啊?这样的管理者,又怎么能让被管理者崇敬和怀念啊!所以说,大学校长之“大,”应该大在管理,而不是大在学术。而在校长的选聘上,外来的和尚不一定都是会念经的,也不一定都是来念经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