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贫窭下现世的“文化阔人”
2012-12-19 18:05:06
  • 0
  • 2
  • 92

文化贫窭下现世的文化阔人

      不久前,我参加一个关于汉民族和汉民族文化的学术研讨会。在会议发言中,不揣浅薄地冒昧提出:当今我们的汉民族和汉民族文化究竟是处于繁荣发展时期?还是进入衰微沦丧时期?

(一)

       众所周知,作为历史上中国的主体民族和主流民族文化,汉民族和汉民族文化自古以来就长期凭借着较为先进的农耕经济和礼仪文化,与不断进入中原华夏的少数民族和周边各民族优秀文化,在互相学习、彼此汲取和共同融合的基础上,逐步形成并发展壮大起来的。然而,近二百年来的近代中国,以汉民族和汉民族文化为主的、古老的中华民族及中华民族文化,面对西方列强的崛起和欧美先进科学文化的传入,一直处于受歧视被欺侮和屡遭侵凌的落后挨打地位。所以我看,当前我们的汉民族和汉民族文化,究竟是处于繁荣发展的上升时期?抑是已经步入衰弱沦丧的式微时期?似乎还真是一个值得研究和探讨的问题了。

       实际上,从1644年满洲入关建立起多民族统一的封建中央王朝清朝开始,我们的汉民族和汉民族文化,不仅在多民族统一的封建中央王朝始终风光不再。而且近代中国,更让历史上汉族引以为傲的、悠远的封建礼仪制度和传统思想文化,在中国革命进程中屡遭数代革命者者不断批驳和冲击。

       发生在60几年前的沧桑变迁,让中国大陆上的汉族和传统汉文化,经过百多年间革命者们的批判和摒弃后,又顶着“旧文化”的帽子,不断地经受“破旧立新”的改造。连续不断的“批判继承,”尤其是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洗礼,使中国大陆上的汉族和传统汉文化,趋显出无可奈何的空前贫窭了。

(二)

       中国大陆上的汉族和传统汉文化,日趋贫窭的特殊背景使我们不经意间发现,这几年我们这个社会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居然出现了一些自视有“文化”素养的、能够自以为是地对“文化”作所谓“解释”的学者或“文化人。”又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些自视有“文化”素养的学者或“文化人,”还能够登上不知什么人为他们特设的台阶,忘乎所以地摆出大师的架式,拧眉歪鼻、指手画脚地,屡次三番向人们随意解释“何谓文化。”

       什么是文化?也就是怎样对“文化”作诠释。古往今来的学者,对此一直难以尽述。历史唯物主义者对之自有辩证唯物主义的解释,包括宗教在内的其他笼笼总总说法也自有其所长。

       我倒认为,对于普通的人民大众来说,文化似乎应当是知识或者是生存的本事;而对于一些学者和“文化人”来说,文化似乎也应该是个人的学识和做人修养。虽然,学者和“文化人”的学识深浅大小,不是一下子可以看得出来的;但是,学者和“文化人”们的做人修养,则是可以从他们为人的谨慎谦逊、或者张扬轻狂上一目了然的。

(三)

       时下我们所看到的,一些自视为有“文化”素养的学者或“文化人,”自以为是地不时对“文化”进行的“解释,”让许多不屑与之为伍的有识者所不齿。记得学者苏文祥先生曾在其刊出的一篇文章中,形象地讥称这样的学者或“文化人”为“文化阔人。”苏先生提出的“文化阔人,”这一个入木三分、令人深思的描绘,展现了这些半吊子知识份子,“嘴尖皮厚腹中空”的浅浮相。

       且看:在自视为有“文化”素养的“文化阔人”中,有的是喜欢装作负责任的样子,不忘洗垢求瘢地挑剔和教诲被他们认为没有文化素质的人。他们时或颐指气使地要求和斥责那些,被他们认为没有文化素质的人,“不读书也就罢了,但是希望多出去走走。”时或却总是一知半解地引经据典,常让那些被他们认为没有文化素质的人,堕入因他们“解释”的谬误而引起的不知所措。

       还有的自视为有“文化”素养的“文化阔人,”却是拿腔拿调地,拿着孔子死后由别人编纂的、看起来他自己并不十分明了的儒家言论,急功近利地用虚火为那些被他们认为没有文化素质的人,去“煲”什么索然无味、毫无内涵的“汤”。

       这样的“文化阔人”尽管喜欢负责任地颐指气使,忽而只会提出要求和斥责,忽而“五经”犹未弄清、既“儒”又“道”地信口雌黄。还没有弄清浩瀚儒家哲理的精深,又择选些许道家著述片言只语,意犹未尽地再搬出现代改良的昆曲,自以为聪明地用这些“文化”的高雅来忽悠人们。这也就难免在其凭浅浮故作谦逊、忽悠人们和游戏众生时,受到被他们认为没有文化素质的人们,嘘轰下台的结局了。

(四)

       “文化阔人”的现世,虽然彰显的只不过是一些半吊子文人浅浮相。但是在当今中国汉族和传统汉文化日渐趋显出贫窭的情况下,反而出现这么一批自视有“文化”素养的“文化阔人,”让他们时不时地奢谈不知所云的“文化。”这倒是一个值得令人深思的社会现象或者说历史现象。

        我还认为,这些“文化阔人”并不一定是真的文化富有者。而且这些“文化阔人”的现世,绝不是真正的文化上富有者们的现世或显摆。应该看到,历史上中国历史上长久以来一直令四邻折服、为我们引以为自豪的汉族和汉族传统文化,自20世纪50年代(或者比这更早的什么时期)以来,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批判继承”和“文化革命”,能够被今天所“继承”下来的,早已所剩无几的了。

        因此说,在汉族和传统汉文化贫窭竭的中国,这些“文化阔人”们迅速地先“富”起来的,实际上并不需要依仗太多的文化。也就是说,如今中国大陆有一种社会现象是,正像有的并不太富裕的人,只要遇上合适的机会,就可用自己不太多的财富,摆摆他的阔气似的。有些半吊子文人没有多深的个人学识和多高的做人修养,就可以不顾脸面地,显摆其“文化阔人”不可一世的威风和架势。

(五)

      中国大陆上如今现世的“文化阔人,”既是对汉民族和传统汉文化贫窭的一种抨击,也应是对中国大陆文化学术界的一种值得玩味的嘲笑。

      好了,在这里引诗一首,结束拙文:“阔人已骑文化去,此地空余文化城。文化一去不复返,古城千载冷清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